谁改写了当当网的命运轨迹?

2018-03-12 14:41:10  来源:俊世太保  

谁改写了当当网的命运轨迹?
 
从当年被称为“中国的亚马逊”,到退市,再到如今被收购,当当的轨迹似乎是一个抛物线,从平凡,到辉煌,再归于平静。
 
2017年底,有部分媒体报道称,海航集团正在洽谈收购当当网的控股权,对后者的估值可能超过10亿美元,在80亿~100亿元人民币之间。对此,当时李国庆发微博予以否认,称“消息不属实”,而如今当当网“卖身”的时刻终于还是来了——
2018年3月9日,停牌有两月的海航系旗下天海投资发公告称,正与当当谈股权购买事宜,但具体方案仍在沟通协商中,交易完成后其控制权不会发生变更。
 
这一公告,引起媒体界的一片感叹。从当年被称为“中国的亚马逊”,到退市,再到如今被收购,当当的轨迹似乎是一个抛物线,从平凡,到辉煌,再归于平静。
 
微信图片_20180312132023
 
当当网曾于2010年赴美股上市,那一年的当当网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店,年销图书销售额超过100亿元,占有国内网上图书零售市场份额的50%以上。但在2016年完成私有化退市时,彼时当当网的市值仅为5.36亿美元。
 
在私有化之后,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曾反思称,夫妻创业苦不堪言,首先是管理上很难说服对方,造成决策和执行效率低,更大的是会对生活造成损伤。如今来看,能以10亿美元的估值卖身未尝不是当当网最好的归宿和李国庆最好的解脱。
 
回顾当当网的失败,这其中,除了最主要的当当自身的原因外,很多公司其实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当当成长的十几年中,这些劲敌或者说创造了新的时代,或者说赶上了新的时代,总之在这七八年时间走得飞快,而当当则显得落后了。
到底是哪些推手改变了当当的轨迹,让我们不妨盘点一下。
 
推手一:数字阅读
 
卓越亚马逊和当当网当年的竞争十分激烈,改变战局的时刻是2013年,当Kindle入华以后,亚马逊首次树立了数字阅读的标杆,就是品位+互联网+终端的闭环,到今天看来,这依然是一种有魅力是商业模式。
 
微信图片_20180312132027
 
在Kindle入华一年后,李国庆终于还是在阅读器领域迈出了那一步。当时的李国庆异常自信,在他看来当当网的阅读器一定能够获得成功,“当当网拥有出版社资源,所以能将经典的、畅销的书籍转换成数字格式,吸引更多愿意深度阅读用户购买阅读器。”
 
但回头来看,亚马逊早已变成了有品位阅读的象征,而当当却依然只是一个网络图书销售平台。如果说亚马逊是通过纸书+阅读器来改变阅读环境的,手机阅读企业则是通过手机+APP来改变阅读的,这里的企业既有当年的熊猫读书和多看阅读,也有现在份额最大的掌阅,以及紧随其后的书旗和QQ阅读。
 
虽然不知道有多少纸质书用户最终改成了阅读电子书,但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手机阅读这一应用无疑也得到了爆发式增长。以2017年在A股上市的掌阅的披露为参考,这家公司2008年成立,到在国内上市时,已经有了超过一亿的月活跃用户,累积注册用户更高。
 
显然,手机阅读企业无疑吸引了上亿的用户来阅读电子书,让整体阅读市场更大,版权机构也有了新的舞台。在Kindle阅读器和掌阅APP开疆破土的时候,显然,当当的阅读器,当当的阅读APP,并没有跟上,也就错失了数字阅读这艘大船。
 
推手二:网络文学
 
如果合算下现在最大两家网络文学企业的市值,我们可以看到阅文集团合人民币大概570亿元,掌阅科技大概170亿元,这两者加起来就是740亿元,可见网络文学、数字阅读的市场并不容小觑。
 
微信图片_20180312132036
 
而另一方面,数据显示,当前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达3.78亿,原创作品总量达1646.7万种,日更字数1.5亿,年新增原创作品233.6万件……不同语种翻译传播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网站已有上百家。可见,网络文学的发展,不仅吸引了海量用户,造就了大批作家,产生了经济收益,也成为中国人文化原创力的成功范例。
 
对于这种于与阅读相关,与文化相关,与市场相关的产业,身兼图书和互联网基因的当当网其实是可以进入的,但可能是因为上面提到的,其在数字阅读领域没有开展起来,所以也就没有进入网文领域,错失了一个好机会。
 
有人说,当当网销售的出版书读者,和网络文学读者,还不是很重合,因此也不便于展开。但我们也应该看到,随着读者的年轻化,网络文学也成为了大众的、主流的阅读内容。可以不客气地说,少了网络文学,图书企业对大众提供的阅读服务也就是不完整的。
 
在2017年,一直只出售出版书的Kindle都及时调整了策略,和咪咕推出了网文版Kindle,可见网文也是大势所趋。遗憾的是,当当始终也没有合适的平台来承接网文,直到现在。
 
推手三:电商巨头
 
2010年,当时还叫做京东商城的京东进军图书市场。到了2017年,在易观发布的《中国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7年第3季度》数据显示,在第3季度,中国B2C市场出版物交易规模为68.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4%,其中京东以市场份额36.2%,超越当当网占据的35.1%市场份额,位居中国线上图书销售市场份额第一。
 
当然,还不能以一家数据机构的统计来判断谁是第一,但京东与当当网在图书销售方面的位置,应该是比较接近的。而问题在于,图书销售只是京东的一小部分,却是当当网的核心业务。这里就涉及一个问题,综合电商和单一品类电商谁更有优势。当然,当当网并不是单一品类的电商平台,但毕竟给消费者的印象不是短期就可以改变的。
 
微信图片_20180312132040

 
另一方面,2012年,天猫宣布天猫书城于6月14日正式上线,开启了天猫的线上图书销售之旅。到2018年初,天猫自家数据显示,天猫已以350亿(码洋)的市场规模占据半壁江山……而且,天猫图书还宣布,将与传统书店共同布局新零售,打造智慧书店及24小时无人书店,阅读+AI+新零售,给人们带来很多想象。
 
比较有趣的是,天猫的报道中显示,当当网自2012年正式入驻天猫以来,就连续多年蝉联天猫图书销售额冠军,同时在天猫“百社好书”计划中,当当网天猫旗舰店仅大冰系列小说,就创造了百万销量。从这个表述看,最大的图书销售平台可能是天猫,也许京东也有机会,但当当网肯定是没有机会了。
 
实际上,在两个电商巨头的夹击下,在618和双11的轮番轰炸下,当当网和大多数中型电商平台一样,也是有心无力的。
 
错过了数字阅读的风口,也没有赶上网络文学的大潮,同时在电商领域碰到了京东阿里两级争霸的格局,当当网的想象空间确实就比较有限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也许在这个时间点考虑退出,对于创始人,对于当当网未来的发展,可能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2018年,文化消费快速崛起的趋势已愈发明显,当当与新资本的结合,也许会带来新的机会。
 
而对于很多当当网的老用户来说,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忘记当年收到当当快递,闻到一本本新书的油墨香时,那种满足的感觉,那就是可储藏的回忆吧。

作者/ 李俊
     

陈岩

分众传媒首席战略官

李三水

W创始人

闫曌

AdMast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杨正华

阳狮上海&广州首席执行官

袁 俊

顺为互动执行总裁

郑维东

郑维东 CSM媒介研究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