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的非议与喧嚣

2017-08-11 11:51:00  来源:数字营销杂志2017年07期  点击:116

月前,笔者在咖啡店里见识了共享充电宝的庐山真面目——它是一个置于桌面,带着竖起的桌签的物品,借取流程大致需经历扫码、注册、付款、借出四个步骤。随后,笔者在朋友圈发起了“共享充电宝是不是伪需求”的讨论话题,众人各抒己见——有人对其存在予以肯定,将其视为刚需;有人提出如手机没电停机该如何扫描支付之类的质疑。当笔者携友再次光临这家咖啡店试图尝试共享充电宝时,惊讶地发现所有的充电宝都被搁置角落、耗尽电量!

  以“共享”之名走红的,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它们都是受共享单车发展的刺激,试图凭借各类共享事物获得融资、发展,进而蜕变成业内的独角兽。“共享”概念的走俏,使得不乏少数的荒谬项目也获得了融资。人们直觉上判断“必死”的项目,依赖资本的输血也顽强地成为了所谓的“风口”,以致于当新的荒诞项目出现时,人们最先考虑到的不是其长远的发展,而是该项目能否被加以利用——通过概念包装、媒体公关等系列途径,将概念、情怀、故事输出。但产品推出市场后,细节成为了决定成败的关键点之一——以共享充电宝为例,它为手机续航,但其自身耗尽电量时谁又将为其电量续航?咖啡店被搁置的充电宝即为血的教训。因而,逻辑上可以成立的项目在实践中不一定成功;而若是连逻辑都难以成立,甚至无法形成在支付环节跑顺的项目,是一定不可能成功的!

  回顾过去5年间的各色“共享”项目,在移动互联网中最大的惊喜当属共享单车。然而,当其走红以后,也迎来了争议缠身的窘境,笔者梳理了其中最为主要的三种谬误,并尝试各个击破。


  谬误一: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之一是用滞留押金做理财。

  2009年,商务部出台的预付款管理办法第二十七条规定:“规模发卡企业、集团发卡企业和品牌发卡企业应确定一个商业银行账户作为资金存管账户,并与存管银行签订资金存管协议。资金存管协议应规定存管银行对发卡企业资金存管比例进行监督,对超额调用存管资金的指令予以拒绝,并按照备案机关要求,提供发卡企业资金存缴情况。”

  今年,北京金融局提出在京注册的共享单车公司必须把押金存管到指定银行账户。凡是打押金主意的说辞都是法盲,凡是挪用用户押金的基本属于触碰法律红线,后果很严重!


  谬误二:违停现象突出,政府会设置门槛阻止单车泛滥。

  共享单车违停现象,主要是由于线下运营调配滞后,无法对单车实行区域按需调配所致。前期,共享单车项目主要是依靠内部工作人员的人力搬运;而今年,摩拜、ofo纷纷上线了红包车,以此来激活用户把偏远地区的车辆骑行至商圈。同时,与电商及O2O助长懒人经济所不同的是,共享单车为城市商圈带去了人气和销量。

  实际上,共享单车与各城市原有的市政有桩公共自行车并无直接竞争关系,不存在与政府争利情况。据摩拜单车发布的《2017年共享单车春季骑行出行报告》显示,过去一年间,摩拜单车让城市小汽车出行量减少了55%,减少相当于30万+吨碳排放量,节省了2000万+城市空间;而ofo官网数据显示,ofo平台在全球连接超过600万辆共享单车,为全球120座城市上亿用户提供超过10亿次出行服务。

  共享单车,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政府所关注的交通拥堵、尾气排放、雾霾严重等问题与社会之间的矛盾,国务院虽然没有出红头文件大力扶持共享单车行业发展,但对于共享单车显然是青眼有加、欢迎备至的。另外,共享单车的自行车供应链不乏飞鸽、凤凰等传统自行车品牌,无疑于给中国自行车工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间接带动了社会就业。


  谬误三:共享单车门槛低,单车项目玩家越来越多。

  产品大道至简,公共自行车甚至智能自行车的技术含量均很高,摩拜等更是成为了大数据社会化、“物联网”的开路先锋。以共享单车智能锁如何蓄电的问题为例:摩拜一代采用了轴传动自发电系统,它的Lite版及风轻扬则采用了太阳板发电;ofo的电子锁采用的则是内置续航数年的锂电池来实现自动供电……目前,单车平台都在致力于提升车辆产品质量,让骑行更加舒适,以期产品能在各色单车中脱颖而出。

  线上运营是巨大工程,ofo讲求以量取胜。它拥有过亿的注册用户,但若想将这庞大的用户群“挽留”于App之中,需依靠做补贴、做活动、做推广,与品牌商异业合作等途径,而这些细致的工作必须以强大的技术团队作为背后支撑。

  共享单车的准入壁垒也越来越高,有规模效益,才能收获更大融资。零散的单车缺乏网络效益,终将面临被淘汰的结果。同时,由于车辆设计不统一,目前暂未出现兼并和收购的先例,相关投资人退出的风险更高。

  共享单车已进入到“以快打慢,以高频打低频”的拉锯战中,摩拜、ofo分别把腾讯、阿里成功带进场,这几乎是风口成功的最主要标志。腾讯、阿里掌握了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入口,由此其他项目的获客成本则将大大增加,今年年底预计将会有大量的腰部和尾部项目面临淘汰的险境。

  另外,就政府管理层面而言,对接上百个项目,亦或是只对接一两个项目,其抉择也是显而易见的。

  尽管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是租赁(B2C),但它不是盘活闲置存量资源,而是通过做增量单车来打开市场。“共享”是为了VC们把单车项目放进对应的融资赛道之中,颇有“借假修真”的意味,它实际上比拼的是供应链、运营团队以及融资造血能力,而能够调动起如此资源和社会力量参与、政府支持的项目或许只有共享单车,这是其他共享项目所不可能复制的!

 

文 /  靠谱汇创始人兼CEO 李 星

     

陈岩

分众传媒首席战略官

李三水

W创始人

闫曌

AdMast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杨正华

阳狮上海&广州首席执行官

袁 俊

顺为互动执行总裁

郑维东

郑维东 CSM媒介研究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