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020:中国新媒体传播发展研究的十个关注点(上)

2018-03-17 12:02:00  来源:数字营销杂志2018年03期  点击:135

       在上百亿年的宇宙历史中,人类世界一年时间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对于有着20余年历史的中国互联网新媒体传播的发展和研究而言,2018年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节点。这个新节点的形成,一方面是因为中国自身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信息传播领域的技术变革、产业变革、监管变革即将到来。在2020年前后,5G和未来网络、物联网以及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深度融合,将为新媒体的发展带来新变化。对于新媒体发展而言,2018是一个蓄势待发的重要节点。
 
 
  自2009年以来,中国新媒体传播和研究进入了移动互联网发展阶段。在此阶段,中国新媒体传播和研究的主流地位得以确认。在此阶段,各种新的信息传播技术雨后春笋般出现,但在2018年至2020年这个阶段,中国新媒体传播和研究仍处于移动互联网的大范围之中,尚未出现彻底颠覆移动互联网传播环境的因素出现。中国新媒体传播的革命性变化应该发生在2020年之后。在2018年至2020年这个阶段,中国新媒体传播发展和研究十个方面的变化应引起关注。
 
        概念维度:走出概念丛林,把握本质规律
 
  2018~2020年是中国新媒体传播发展和研究的活跃期。其活跃的一个表现就是关于新媒体的新概念将不断出现。笔者认为,中国新媒体发展和研究,应多关注新媒体发展现象、经典案例和客观规律,不要在新媒体概念创新上过多纠缠,过度开掘。概念创新不等同于理论创新。自从新媒体概念诞生以来,新媒体概念就处于不断的丰富变化过程之中。对于纷繁复杂的新媒体现象,产业界和学术界充满着命名的冲动和欲望,并不断付诸实施。自媒体、融媒体、智能媒体、智慧媒体、未来媒体等等,不一而足。笔者认为,现阶段的新媒体,仍是基于互联网传播环境而形成的新媒体族群。只要互联网传播环境未发生颠覆性变化,即不必急于为新媒体不断赋予新的名称,而更应将关注点聚焦在对于新媒体传播客观规律的探寻和研究上。新媒体传播和研究不是局部现象,而是全局现象;不是中国现象,而是世界现象。但是自从互联网在中国大规模商用以来,新媒体传播和研究领域的中国特色越来越明显。这一点颇值得密切关注。全媒体、自媒体、媒体融合、中央厨房等等都是不同程度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媒体传播概念。
 
  胡正荣教授认为,媒体的未来发展方向一定是要建构一个全媒体的生态系统。这一观点笔者非常赞同。全媒体概念的出现,其实体现了一种均衡的新媒体发展观,这种均衡的信息传播发展观可长期运用于观察信息传播领域的发展。新媒体不是天外来客,老媒体也曾经是新媒体,新媒体都会演变为老媒体,因此在新媒体发展演进过程中,秉持全媒体观点来对信息传播发展进行透视很有必要。
 
  有观点认为,自媒体概念的生成和传播,体现了关联“场景”的转换和在独特场景下的意义再创造。客观来看,自媒体概念在中国新媒体领域的勃兴和泛用的确体现了传播格局的历史性变迁的一个方面。再从互联网传播发展来看,可以发现,其实媒介融合概念要早于媒体融合概念。在中国传播语境中,媒体融合被赋予了新的特定含义,并以此为契机大范围推动了传统主流媒体角色向新型主流媒体角色的过渡和转换。中央厨房模式也成为新媒体传播发展和媒体融合中的一大特色。黄楚新研究员认为,2017年,国内媒体的“中央厨房”遍地开花,不断涌现。对于新媒体发展而言,中央厨房模式的确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融合内容生产运营模式,但是对于各种类型的新闻性专业性媒体组织而言,中央厨房模式不宜成为千人一面的灵丹妙药,而是应根据不同的传播主体特征制定具有针对性和实效性的新媒体发展方案和媒体融合方案。总而言之,新媒体概念仍会层出不穷,但是对于新媒体传播发展规律的探寻则应是研究之本。
 
 
        网络维度:再造众声喧哗,万众万物互联
 
  2020年,对于中国新媒体发展而言,是一个可以期待的触手可及的未来。随着5G大规模商用的到来,互联网的网络空间和网络主体将产生倍增效应。对于2020年,中国最为明确的网络技术应用就是5G。邬贺铨院士认为,从1G到4G主要是面向个人的通信,5G扩大到产业互联网和社会城市应用,增强移动宽带、超可靠低时延、支撑移动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发展等三大应用场景值得关注。笔者认为,最初的互联网是人际互联网,而物联网则将互联网发展推进到物际互联网发展阶段。人际互联网和物际互联网的高度融合,将使未来的互联网传播平台成为由万众和万物共同构成融合传播主体的大型传播平台。可以预见,人际、物际互联网的高度融合,将使得新媒体传播所处网络环境发生重要变化,互联网空间将成为是一个更为开放的意见市场,更为开放的关系网络,更为虚拟的传播平台。
 
  至2020年,中国新媒体传播所处网络体系的一个重要变化是5G技术和物联网技术的深度融合,中国将构建完整的5G产业链,并实现5G技术的大规模商用,中国物联网产业规模将突破15000亿元。届时,基于物联网的新网络、新平台、新计算、新服务、新感知将成为常态。在开放的互联网平台之上,能够成为传播主体的触点越来越多,人和物将构成移动互联网传播平台的两大传播主体族群。在人的传播序列中,组织的、个人的媒介体系将得到更大程度丰富;在物的传播序列中,各种电子产品,各种传感器,各种人工智能设备等等,将构成移动互联网传播平台新的信息生成和传播的主体和触点。万众和万物成为高速融合网络的传播主体,这将为新媒体传播带来前所未有的变化。此外,5G的到来,能否对于移动智能终端领域带来革命性的变化,推动智能终端从实体性终端向虚拟性终端发展,值得期待。移动智能终端的全面虚拟化将对于新媒体传播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技术维度:超越技术主义,直面传播伦理
 
  信息传播技术是新媒体传播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但新媒体传播伦理、治理和监管也应该与新媒体传播技术发展相匹配、相适应、相均衡。新媒体传播领域离不开信息传播技术的支持,这使得新媒体传播领域的技术主义是一个常态化现象和常态化的思维方式,但技术主义本身的局限性应引起反思和警惕。陈力丹教授认为,传播技术没完没了地升级、更新换代,真是社会需要推动的吗?IT资本的利润驱动恐怕起了很大的作用,传播技术的无限发展是好事吗?它对社会结构的破坏性影响,现在讨论得很少。这表明,对于技术主义的反思和批判相对匮乏,这使新媒体研究失衡的表现之一。对于所有的信息传播主体而言,不能因为技术中立性等原因而可在传播伦理方面予以免责。2017年比较热议的算法问题就是技术主义和传播伦理之间的一次激烈交锋。《人民日报》的《新闻莫被算法“绑架”》(2017年7月6日)和人民网《不能让算法决定内容》(2017年9月18日)《别被算法困在“信息茧房”》(2017年9月19日)《警惕算法走向创新的反面》(2017年9月20日)等评论就对算法问题进行了持续反思。
 
  在大数据和平台经济阶段,算法的重要性已超过数据的重要性,算法的广泛应用降低了人们对于海量数据和计算能力的依赖性。但算法在新媒体传播世界中的所具有价值和责任则是一个必须直面和追问的问题。算法在传播体系中具有创新性和中立性,其可以为人们提供有益的服务,也可以造成不当的影响。而算法服务提供者应承担所应承担的算法伦理,并确保其商业利益不应对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造成干扰和侵犯,则应成为算法提供者必须明确、必须遵守的一个基本原则。此外,其他诸如边缘计算、量子通信、区块链等新技术对新媒体传播和研究产生的影响也逐渐显现。
 
  据预测,2020年全球将有超过500亿的终端和设备连接网络,超过40%的数据计算需在网络边缘侧进行。这将使得边缘计算成为未来一种常态化的计算方式。这将围绕着具体的传播主体形成更为强劲的计算能力。在区块链技术方面,其本质是以更为便捷、开放、高效的方式推进社会经历领域沿着互联网开放的方向向前发展。邬贺铨院士认为,区块链技术未来也可以应用到信息系统,特别是物联网很可能会用区块链,为物联网更大规模、更大范围地安全应用提供保障。目前,区块链技术正在向着更为广阔的社会经济领域延伸,公有链和联盟链成为区块链发展的两大方向。可以预见,区块链技术的广泛应用,也将为未来的传播方式和传播结构的变化带来新的可能性。信息传播技术的创新发展没有尽头,但是对于信息传播技术应用的平衡则需时刻关注。
 
 
        场景维度:体验虚拟现实,强化可感场景
 
  《“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显示,中国计划在2020年前突破虚实融合渲染、真三维呈现、实时定位注册、适人性虚拟现实技术等一批关键技术,形成高性能真三维显示器、智能眼镜、动作捕捉和分析系统、个性化虚拟现实整套装置等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设备。这表明新的传播场景将在2020年前后成为现实。笔者认为,在未来的传播场景中,传播主体族群将发生本质性变化,传播内容形态也将发生本质性变化,传播场景和传播关系也将发生了本质性变化。在移动互联网传播环境下,所有互联网信息服务均以虚拟的网络服务方式提供的。在互联网虚拟空间之中,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场景等等,均构成虚拟传播环境的一部分。当前,在虚拟现实和加强虚拟现实技术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发展瓶颈,而未来5G技术和超高清视频技术及内容的大规模商用和产业化进程将突破虚拟现实领域的发展瓶颈。可以预见,随着信息传播技术的不断演进,各种可视化信息传播服务,各种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的服务将以更为便捷简约人性化的方式呈现在用户面前。
 
  赵沁平院士认为,人体、城市和复杂装备的虚拟孪生会成为未来发展的重点,并对医疗健康、城市规划管理和装备设计维护领域产生颠覆性影响。由此可见,虚拟现实将具有更为强大的虚拟传播场景构建能力,并为用户提供更为智能的虚拟传播场景。彭兰教授认为,VR/AR应用使人们的社交进入“再虚拟化”过程。移动互联网赋予了人们对于“在场”与“缺席”的控制能力。在这里,“再虚拟化”的概括极为准确,其体现了互联网传播塑造力的日益强大及其所引起变化的未来方向。笔者认为,大规模的超高清视频群聊,无处不在的虚拟现实体验,将为新媒体传播和研究开辟了新的发展空间。在移动互联网传播环境下,人类交往的虚拟程度越来越高,虚拟交往在整个人类交往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高,虚拟交往在未来人类交往中的比重还将进一步提高。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处理现实交往和虚拟交往不断变化的关系,则成为新媒体传播领域的一个重要问题。当人们对于互联网交往方式越来越依赖的时候,互联网在为人类交往提供最大便利的同时,也成为人类交往的最大束缚。人类如何在现实交往和虚拟交往之间把握好平衡,就成为一件考验人类智慧的重要问题。而要做到这一点,则需要明确人类现实交往和虚拟交往的平衡点,从而使人类交往在总体上处于合理、均衡、良性的发展态势之中。
 
        时空维度:压缩折叠空间,模糊碎片时间
 
  2020年,中国进入5G传播情境之后,移动、超高速、超高清、泛在、智能、个性化的网络传播环境将成为常态,人们的传播时空感将产生新的变化。信息传播技术和人类有关,也和人类所经历的时间有关,和人类所处的空间有关。随着信息传播技术的不断进步,空间一直在被跨越,时间一直在被缩短。这导致人们在心理上所能感受的空间越来越扁平化,所感受的时间越来越快节奏化。显而易见,信息传播技术对于作为传播主体的受众的时空观有着深刻的影响。互联网传播为人类开辟了一个新的传播空间。互联网传播方式的出现使得人类传播的空间感不断被压缩折叠转换,使得人类传播的时间不断被碎片化。传播网络的进一步泛在化,传播速度的进一步高速化,传播视频的进一步高清化,使得传播主体对于传播时空的感知发生了新的变化。
 
  陈力丹教授认为,互联网传播已经完全颠覆了大众传播的线性模式,成为典型的动态、开放、非线性传播的混沌系统。笔者认为,这种混沌的传播系统正是互联网传播方式对于人类传播时空影响的一种感受和体验。客观来看,人类所处的外在空间其实并无本质变化,但是深处移动互联网环境之中的传播主体对于空间的感知却在不断发生变化。对于移动互联网传播场景下的虚拟空间而言,其实它是被不断压缩折叠转换的。当前,对于作为传播主体的人而言,移动互联网传播空间已成为一种常态,并将继续产生深刻的影响。在移动互联网兴起的时候,人们所关注的是碎片时间被移动互联网所占用。但是到了移动互联网深度发展的阶段,被移动互联网所占用的就不仅仅是人们的碎片时间,而是非碎片时间。在移动互联网传播环境下,空间被不断折叠压缩转换,时间被不断占用打断跳接,这将移动互联网对传播主体时空观产生重要影响。
 
  通过以上维度的论述可以发现,在2018~2020年之间,中国新媒体传播进程中还将出现许多新的变化,不管是新媒体概念、技术,还是新媒体网络、场景,都将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变迁而发生深刻变革。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发展将给中国带来多维度的变革与影响,这种变革在未来仍将持续,一切都将在时间的摇篮里渐渐酝酿,然后缤纷生发。
 
文 / 付玉辉 
中国联通集团新媒体运营中心主任

     

陈岩

分众传媒首席战略官

李三水

W创始人

闫曌

AdMast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杨正华

阳狮上海&广州首席执行官

袁 俊

顺为互动执行总裁

郑维东

郑维东 CSM媒介研究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