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接背景下,微信应不应该实现互联互通?

2018-04-26 08:24:00  来源:数字营销杂志2018年04期  点击:192

在5G即将到来之际,国内一众智能手机企业开始联合,要推卡片式的轻应用来对抗微信咄咄逼人的跨界冲击。确实,即便是像华为这样的巨头,在大数据与隐私保护方面也在微信的强势下难以保持独立性,行业联合也成为了必然的选择。
 


 

很多人搞不明白为何腾讯的QQ或者微信可以“一统江湖”,而同样势力庞大的阿里巴巴在电商上却始终无法“独断专行”。为何京东可以一面指责阿里的垄断却又可以同时喊出三五年之内超越天猫的豪言壮语。而却几乎没有人敢于或者相信有人能在短时间内颠覆QQ和微信?

       实际上,这完全是社交与电商不同的应用特征决定的,而这种不同的境遇确实有天然的不同。比如,大家都在罗马广场上才能看到“大字报”,你就只能和大家一样去,换一个地方都不行,这就是社交的特点,而我们都希望有很多家商场,然后货比三家,而货物的多种多样也可以让更多的商家实现差异化运营从而满足不同消费者的不同偏好,商业像沃尔玛一样都无法排他垄断。

       当然,在中国,社交软件之所以能实现独一无二的市场地位,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社交软件最大的利好就是“没有监管”,不像通信运营商一样有底层协议和强制性规范,不管是QQ还是微信,不能被强迫要求互联互通,所以出现了绝对垄断。

       互联互通,是指电信网间的物理连接,以使一个电信运营企业的用户能够与另一个电信运营企业的用户相互通信,或者能够享用另一个电信运营企业提供的各种电信业务。根据各国的实践,一般都先存在一个垄断运营商,随着电信技术的发展以及政府规制政策的转变,有新的运营商进入电信市场。对于新运营商来说,网间互联简直就是生命之源。没有与主导运营商的网络互联,业务难以得到充分开展,网络成本也就无法回收。可以是指在某个运营商的设施和属于它的客户的设备之间的一个连接(设备间互联),也可以是两个(或更多)运营商之间的连接(网间互联)。

 


       本质上讲,脸书、微信、qq等社交软件都是中心化的产品,一个中心点连着所有上下左右的用户,中心倒下,满盘皆输。要想稳定,就必须做成蜂窝网,也就是通信网络样式,但因为互联网世界缺乏统一监管,也没有普遍通信的义务赋予,所以才可以任性而为不用互联互通。

       如果微信不是腾讯做的,那么微信也就不会与QQ打通,也就很难做起来,或者,微信起来就干掉QQ。这也是当年腾讯对米聊如临大敌的原因。腾讯CEO马化腾曾公开表示,“让QQ无条件地开放,就等于让所有的即时通讯软件都可以利用QQ的用户去盈利,没有这种道理”。

       在现实中,直到现在,如果你是中国移动用户,我是联通用户,一样能相互打电话发短信,但在互联网应用里是不同的,如果用户想通过社交软件联系其他人,双方就必须使用同一个产品,这样就自然而然出现了大者恒大的现象,很多后来的竞争者就遇到了难题:它们能获得新用户,但却发现无法实现留存。

       根据现在可以找到的资料来看,在2006年12月28日,腾讯公司与中国移动就双方在梦网上提供聊天交友类业务签署合作备忘录,腾讯QQ与中国移动的飞信将在6个月内实现互联互通,且腾讯的移动QQ业务将逐步过渡到飞信平台。公告称,腾讯与中国移动将共同开发互联的技术和解决方案,在投入运作后,中国移动飞信服务的手机终端用户与腾讯QQ用户将可实现互联互通,飞信的手机用户以及腾讯的QQ用户通过开通飞信QQ服务就可以利用短信查找QQ用户的线上状态,并可进行短信沟通。服务费为每月5元,腾讯与中国移动将按照现有的梦网规则进行分成。

       2007年1月8日,腾讯公司以QQ与中国移动“飞信”互联互通为例表示:只要其他即时通信厂商对腾讯提出互联互通的请求,腾讯愿意通过协商,签订协议,实现全面的互联互通,但从来没有其他公司向腾讯提出这个要求。但是,此后因为市场形态的变化,这样的互联互通实质上被人遗忘,也未成为行业规范。

       有其他方面的报道认为,2005年国内近40家即时通讯厂家都同意实现互联互通,雅虎通和MSN已经实现了互联互通,但是占据这一市场70%的腾讯QQ却拒绝互通。

 


       互联互通是管理者在电信市场中引入竞争所使用的重要工具之一,就是强制要求处于支配地位的运营商实现互联互通的需求。《电信条例》关于“不得拒绝其他电信业务经营者的互联互通要求”。有法律界人士认为,根据《电信条例》对电信业务的划分,分为基础电信业务和增值电信业务两类,并禁止“以任何方式限制电信用户选择其他电信业务经营者依法开办的电信服务”行为,但在《电信条例》对“增值电信业务”的分类划分中,并未将“即时通信业务(IM)”归入其中,腾讯占了大便宜。

       因此,不管是QQ还是微信,都不能做基础通信业务,否则就必须开放互联互通。随着微信打电话的到来,这一步监管部门必须要行动,也必然会行动。我们可以想象,当你注册了另外一款社交软件,然后就可以与其他(包括QQ微信)社交软件的用户实现畅通联系的时候,社交软件的垄断也会被打破。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种发展模式会造成信息孤岛,违背了通信业务的基本需求,在巨大的马太效应下,一旦出现新说我应用就会面临短时间崩盘的可能。正因为可以垄断,互联网公司这种社交软件,包括facebook也包括QQ微信,都是刚性的工具,就都会在面临技术大变革时被更新换代的危险,不会长久。反之,电商等等从来没有垄断的可能,属于用户可以兼容的模式,不存在选择性障碍和排他壁垒,虽然时刻得处在严酷竞争中,却可以长久运转。

       从2017年以来,微信一直在尝试视频通话方面的扩张,这几乎是在探索基础电信业务,而这种趋势是无法阻挡的,只是,给监管部门提出的问题是,面对像微信这样进入基础电信业务的应用产品,是否必须要强制性的要求其实现互联互通?不仅仅是微信可以给电话号码打过来,更重要的是,其他的社交软件也可以与微信QQ实现互联互通,从而全部接入,而不是强者通吃。

 

文 / 达睿咨询创始人 马继华

     

陈岩

分众传媒首席战略官

李三水

W创始人

闫曌

AdMast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杨正华

阳狮上海&广州首席执行官

袁 俊

顺为互动执行总裁

郑维东

郑维东 CSM媒介研究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