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时代打破传统“巷子”

2018-05-16 12:48:00  来源:数字营销杂志2018年05期  点击:136

2017年12月5日,全球领先的新经济行业数据挖掘和分析机构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权威发布《2017年中国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数据显示近两年中国内容付费用户规模呈高速增长态势,2017年内容付费用户规模预计达到1.88亿人,2018年会增长至2.92亿。艾媒咨询师认为,付费技术和付费观念逐渐普及,知识付费时代即将到来。
 


       “知识就是财富”“知识改变命运”在知识付费时代得到了真正的诠释,以得到平台的薛兆丰老师为例,他在得到开设的《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去年订阅量超过了20万,也就是4000万的产值,他本人也能够拿到2000万。如果说一个北大教授年薪是100万,他要20年的时间才能赚到这些钱。在知识付费时代,薛老师不仅实现了知识到财富的转化,而且将自己的知识向更多的人分享,从而实现了自己更大的人生价值,从这个角度来看,在知识付费的风口下我们大有可为。

  我们经常争论的“酒香不怕巷子深”“酒香也怕巷子深”这两句话,在知识付费时代也终于有了新的答案:那就是这两句话哪个都没道理。在知识付费时代,借助日益成熟的互联网体系,我们之前所谓的“巷子”早就已经消失了。处处有机遇,人人有机会,无论你是商业人士,还是知识分子、普通民众,只要有能力、有头脑,在知识付费时代你终将不会被埋没。

 

从人类获取知识的途径看:知识付费成为人类学习的“第四渠道”

  知识付费是通过更便利的方式来向受众传递知识,它发挥了巨大的杠杆作用,撬动了旧有的格局,把众多的知识信息资源进行整合,以一种简便易得的方式传送给众人,让纸上原本枯燥的知识变的鲜活而生动,把有用的知识变的有趣,把学习的过程变成享受。说的高大上一点:如果说手机是报纸、电台、电视、电脑之后的“第五媒体”,那么,知识付费就成为了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之后大众获取知识的“第四渠道”。

  以得到平台为例,《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宁向东的清华管理学课》《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等等,如果不是知识付费时代的来临,我们普通人又怎会有机会去接触到这些资源呢?而在知乎平台上则干脆手把手教你一些实用技能,《司考442—法考完全备考指南》《双非跨转业985,短期高分经验》《从小白到演讲高手》《如何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工作》等等,分清了每个群体对于不同知识技能的不同需求,由以前的群体化传播进入小众化传播,满足了众人个性化的需要。所以很显然,知识付费时代给了众人更多的机会,更多的选择,成为跨界学习、终身学习的渠道,为我们通往成才之路搭设了一座宽阔的桥梁。

 


       从大众获得知识的成本看:知识付费将难以获取的知识变得更便宜

  知识付费打破了大学的围墙,开放了图书馆的典藏——不是把知识卖的更贵,而是把过去大家没机会、得不到、买不起的知识变得更便宜。《晋书·左思传》中有这样一句话:“于是豪贵之家竞相传写,洛阳为之纸贵”,讲的是西晋都城洛阳的纸,因为富贵之家竞相传抄左思的作品《三都赋》,以致一时供不应求。这句话至少向我们传达了三个方面的信息,第一,左思的《三都赋》确实写的不错,水平比较高;第二,当时的学习成本比较高,富贵之家才有这样的资本去传抄书籍;第三,当时的学习渠道过于狭窄,无法满足人们学习的欲望。现在你只要花几十块钱,就能够掌握一个学富五车的学者的全部精华。而过去,很多人都没有机会见他一面。

  现在,你不用上北大,也可以听薛兆丰的经济学课,你不去哈佛大学,也可以听哈佛幸福课……这种对大学教室围墙的打破,就像当年印刷术的出现,打破了僧侣对知识的垄断。 不仅仅是这样,知识付费的兴起将会降低整个知识学习的成本。拿当下的大学来说,我们一所普通的大学最起码要占用上千亩的土地,要建设几十栋的教学楼,要购进多种多样的教学设备,大多数学生每年还要花费不少的往返路费,而知识付费打破了这种种的限制,一部智能手机就能解决所有问题。所以,知识付费,不是把知识卖高价,而是让过去高不可攀的知识变的更加便宜。

 


 

从知识传播者的角度看:知识付费有助于提升民族素养和学习习惯

  知识付费为读书人开辟了一条新活法,它让真正有知识有才华的知识分子也可以成为大家推崇的人,罗振宇、樊登、薛兆丰、咪蒙、年糕妈妈等都迅速成为亿万富翁、成为大家羡慕的人,这把过去一直停留在口号化的“尊师重教”变成现实——知识果真可以创造财富。比如十点课堂的一堂名为《撕掉单词语法书,颠覆你的传统英语学习》的课程,售价99元,有26.8万人开通,这就是2000多万的收入,而樊登读书会现在拥有会员300多万人,会员每年的售价现为365元,粗略算一下每年会创造数十亿的收入。

  不仅如此,在收入金钱的同时你也创造了价值,将自己的知识传达给了众人,同时更多的人也知道了你,一举成名。当然还有更多的例子,过去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默默无闻,而知识付费时代的来临,让他们有了新活法,为他们搭建了新的平台,借助知识付费时代的风口让他们走向了成功之路。从这个角度而言,知识付费让知识分子、大学教授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获得了过去只有被歌星、影星、运动员、企业家才能拥有的名声与财富。甚至不夸张地说,这对全民族的知识素养提升功德无量。

  不过,在知识付费打破“巷子”,为我们建立学习成才新渠道,搭建成功新平台的时候,其发展也面临着诸多问题,风口下蜂拥而至的混乱,回避不了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用户付费习惯还没有完全养成,社会质疑声的不断涌现等等,甚至有人断言“知识付费”时代即将终结。的确,知识付费在发展过程中确实存在着很多的问题,但每个新事物在其最初的阶段必然是发展与问题并存,而后走向成熟的一个过程,所以就目前来讲,知识付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还有很多需要精进完善的地方,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知识付费还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陈岩

分众传媒首席战略官

李三水

W创始人

闫曌

AdMast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杨正华

阳狮上海&广州首席执行官

袁 俊

顺为互动执行总裁

郑维东

郑维东 CSM媒介研究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