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俊:二更食堂事件背后的管窥与叶障

2018-05-17 13:48:00  来源:虎啸网  

一旦违法获利与违法成本不对等,自媒体缺乏行业自律的动力,二更食堂不过是在极端状况下被公众视线铆死的出头鸟。
 

袁 俊,顺为互动执行总裁


       二更食堂CEO李明先生,被宣布停止所有职务,从二更创始人丁丰篇幅宏大的致歉公告信息解读,将被害空姐的人血馒头摆在自媒体文字间的错误,伴随二更食堂当家人的谢幕,似乎也将画上句号,至少在二更团队的心目中,“阵前斩将”的决绝应能表达出谢罪的最大诚意,应代表着最低限度的一个态度。

然而,二更食堂事件,在数字互联网自媒体领域,并不孤立。

二更食堂触犯群怒的根本,是其在文字中对被害者的描述中充斥着低俗小报的荷尔蒙因素,岂止是一句“低俗庸俗媚俗”所能概之?任何一个文字工作者能用如此感官刺激语言描述一位尸骨未寒的年轻受害者时,该内容运营团队的三观都已丢到了犄角旮旯——而二更食堂事件不过是被抓现行的片影孤帆,自媒体这一亩三分地,以下半身写作博取流量从来不是秘密,相比之下,这一次垫刀口的二更食堂根本称不上是反面典型,如果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所有自媒体文字以语义分析进行归类分析,不难发现,能将自媒体内容写着变成“性致勃勃”的地摊文学者众。
 

 
 

当数字科技行业欢呼着自媒体问世改变着原有的媒体1.0时,呼吁自媒体自律与监管的声音显得弱不可闻,在创新者们眼中,看到的是自媒体产业打破了1.0时代官方媒体垄断声音的单向信息鸿沟,让每一个个体都有渠道发出自己的声音,无论从内容充分竞争角度还是用户参与角度,自媒体都应该扮演官媒的有力补充乃至于监督角色,在这种颇有点一厢情愿的思维惯性下,自媒体被套上了几分圣母级光环,自然,从人性趋利角度也不难解释商业利益使然导致争先恐后投身于自媒体创业者车载斗量。

自媒体问世之前,传统官媒的内容套路是从选题开始,进而构建内容,进而通过媒介载体分发,这一延绵多年的基础玩法有其利弊,弊端在于内容团队更像自说自话的半导体,很少考虑用户的反应,自然也很难做出让用户真正买单的内容(少数才华横溢的传统媒体人毕竟凤毛麟角),利处在于作为媒介机构(无论事业单位型机构还是商业单位型机构),脑门子上都挂着内容监管部门的生杀之刃,如果内容路线走向反动黄色宗教政治的灰色区域,自然会有上级监管部门约谈收拾。
 

 
 

而自媒体时代,这一切变了,更多自媒体创业源于趋利出发点,从内容动机而言,流量成为唯一的生存指标,而监管部门不可能有能力面对百万级自媒体同时精耕细作实施职能,当违法成本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时,隔三差五将一只脚踩到地雷区里面试探底线,自然而然成为相当数量自媒体的生存之道。

笔者从来不相信所谓“行业自律”这档子事儿真的会生效,一旦违法获利与违法成本不对等,自媒体缺乏行业自律的动力,二更食堂不过是在极端状况下被公众视线铆死的出头鸟,更多的三更四更五更以及N更公众号依旧秉承着水下暗流的下半身写作套路博取着流量且将基础伦理道德置于脑后,仅就笔者亲眼目睹便见证过某公众号用完全的色情文学写作模式推销某品牌保健内裤,文字之活色生香,足够让读者忘却保健内裤本身而流连于脑补春宫无法自拔,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二更食堂用断腕方式了却一段摆不上台面的恶俗流量事件,相比较网约车平台的严重失责,公众注意力继续在司机杀人的主线聚焦,相信公众视野很快就会忘却二更食堂与人血馒头的往事。但自媒体行业需要的并不是遗忘,而是更为健全的监管法规,能让充满朝气的新兴行业能在规则内健康行走的监管法规,绝不是能写出一手肉欲横流的所谓写手!

     

陈岩

分众传媒首席战略官

李三水

W创始人

闫曌

AdMast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杨正华

阳狮上海&广州首席执行官

袁 俊

顺为互动执行总裁

郑维东

郑维东 CSM媒介研究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