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Shock你了吗?

2017-12-12 14:20:00  来源:数字营销杂志2017年12期  

从《爸爸去哪儿》到《奔跑吧,兄弟》,从《中国好声音》到《中国有嘻哈》,似乎综艺总能成为全民关注的内容,相较于电视的冗长和同质化,综艺的快节奏和娱乐性似乎更能为繁忙的生活提供一些调剂。
 
 
嘻哈文化(英文为Hip -hop),源于上世纪70 年代,是美国黑人的一种街头说唱文化,近几十年,这种最初作为美国黑人表达愤怒与抗争的文化载体,借助于日益发达的大众传媒在全球迅速传播。嘻哈文化包含四大要素: MC(随节奏说唱)、DJ(转动唱片及混音)、街舞(break dancing)和涂鸦艺术,当然最受年轻人追捧的是嘻哈说唱,披着音乐的外衣尽情叛逆。就其形式而言,一般呈现年轻化的特点,所以我们甚至可以说嘻哈是年轻人的文化。
 
各类综艺火的不仅是明星和嘉宾,甚至已经开始引领文化潮流,今年大火的热门盲人选秀类节目《中国有嘻哈》,就掀起了一股嘻哈热潮,引发全民关注和模仿,吴亦凡每期必出现的“你有Freestyle吗?”成为微博热词;“Diss、Battle、Shock”等词也仿佛在一夜间就广为人知,并被广泛地运用在网络上;网民们纷纷变身嘻哈达人,模仿改编选手的歌词,不亦乐乎。当然各类品牌们也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出头的机会,麦当劳、农夫山泉维他命水、小米手机、绝对伏特加等品牌可谓是占尽先机,特别是专门为品牌们打造的主题曲不仅嘻哈味十足,更是十分巧妙地把广告词化为歌曲,唱起来毫无违和感。毋庸置疑,这个夏天,《中国有嘻哈》火了,在这嘻哈的背后,究竟还有什么?嘻哈到底Shock了谁?
 
在中国,至少在《中国有嘻哈》出现之前,嘻哈一直好像一个丑媳妇,见不了公婆,就如总决赛时众多选手唱到的“嘻哈是什么,什么是嘻哈,不管你主流,或者你地下”。作为一种亚文化,嘻哈一直都被看作是“不学无术”,以脏辫、肥大服饰、夸张的肢体动作甚至略低俗粗鲁的语言等为标志的嘻哈文化在有着几千年历史的讲究“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中国确实显得不伦不类,值得庆幸的是,《中国有嘻哈》揭开了戴在嘻哈头上的面纱,大家兴奋地窥见里头的一角,并引发更大的窥秘的好奇,嘻哈一夜之间引起热议,如当年的哈韩、哈日之风,星星之火,燎原而起,大有可能发展成为主流之势。
 
川渝方言“不小心”就燥起来
 
《中国有嘻哈》中最让人印象深刻当属双冠军之一的GAI独特的“山歌”唱法和那句听起来似曾相识的“勒是雾都”,重庆和武汉可谓借这个节目大出了一把风头,重庆方言成为嘻哈说唱一个重要的形式并引发了一股模仿热潮,虽然他并不是地道的重庆人。就这样,西方的嘻哈文化在真正进入中国之前不得不被迫进行了本土化的改造,留下了各个城市的烙印。大家惊喜地发现,原来方言听起来也十分有味道,就连他脖子上挂着的晃眼的金链子看起来也很搭。
 
在这之前,方言一般难登大雅之堂,仅能作为配料出现在歌曲当中,如《身骑白马》中有一小段闽南话,最让人熟知的也就是雪村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了,GAI让重庆方言说唱真正独立出来,甚至凭借它拿到了冠军,究其原因,可能与川渝方言本身的特点有关:类似普通话,容易理解,东北话很多都是尾音上扬不太适合用来Rap,川渝口音尾音下降比较适合Rap,而且其韵脚比较多,本身韵律感比较强,念起来别有一番趣味。像《苦行僧》中的“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天干物燥》中的“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等都是改编和借鉴了前人的歌词和旋律,可是用川渝方言唱起来真的是又土又真,充满矛盾的美感。
 
有人评价说“GAI最大的价值,在于他没有走那条被无数中国地上地下rapper踩烂了的照搬欧美说唱的不伦不类黄皮Chicago路线,他用低别人低不下去的自尊和撇别人撇不下去的脸在丛生的怪象中,换来他的一席恶到极致的栖身之地”。这句话其实也可以用来评价方言说唱,坚持特色,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远比一味迁就和退让来的可贵的多。
 
 
不是所有品牌都有嘻哈
 
除了方言,触动最大的当属各大品牌,《中国有嘻哈》走红后,包括支付宝、麦当劳、京东、奔驰、魅族、唯品会在内的十几个品牌纷纷推出与嘻哈相关的广告。一夜之间,仿佛每个品牌都“有嘻哈”,但是有就代表合适吗?就如鲁迅先生所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很令人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加多宝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收获了火了好几季的中国好声音,变身为“中国好凉茶”,麦当劳带着先见之明唱着《我们的嘻哈食光》率先登场,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可以预见,如果不出意外,第二季的《中国有嘻哈》一定也少不了麦当劳的身影。
 
不是所有的品牌都需要有嘻哈,嘻哈是一种态度,不是营销的目的。各大品牌如飞蛾般看到哪里有光亮照进去就毫不犹豫地一头撞上去,大抵是认为晚总比没有好。蹭热点行为本身没有问题。但永远follow热点的营销只能是为热点的发起者造势而非附能自己的品牌。须知道热点只是助力,契合才是原动力,一味乱撒网甚至可能还不如静静等待。
 
如支付宝为了迎合嘻哈就推出了《无束缚》MV,由华人说唱最高成就的代表人物Hip-hop man欧阳靖和简单率真的年轻大男孩你的男孩TT联手创作,其中歌词旋律“不想带,不想带,多余的都不想带”与支付宝的率性、方便快捷的无现金城市周活动也是十分合拍了。看了这个广告,情不自禁地就跟着节拍摆动身体、连连“点头”,满脑子就剩下支付宝。这个广告“我觉得OK”。但是奔驰的《Let's Start》嘻哈广告就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了,虽然说唱听起来也朗朗上口,但是广告画面科技感十足,还略带诡异,实在是让人猜不透与嘻哈有什么联系。
 
嘻哈到底Shock了谁?除了观众,还有大众。从摇滚到民谣,再到嘻哈,我们从不缺乏小众,小众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大众,但是嘻哈真的能够持久吗?《中国有嘻哈》给了嘻哈一个火热的开场,但是要怎么顺畅地唱完整场,值得深思。任何文化都有其存在和发展的理由,不可否认,嘻哈的年轻、随性、简单、自由让很多年轻人趋之若鹜,乐此不疲,但它并不是很多年轻人放肆、粗鲁、低俗、无礼的挡箭牌。有些嘻哈歌手一脸不屑、鼻孔朝天、以为会几句说唱就懂嘻哈,有些品牌以为花点钱,请几个风头正劲的歌手代言就以为自己搭上了嘻哈的快车,殊不知无论是嘻哈,还是流行,真才是硬道理!
 
文/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斯珂
     

陈岩

分众传媒首席战略官

李三水

W创始人

闫曌

AdMast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杨正华

阳狮上海&广州首席执行官

袁 俊

顺为互动执行总裁

郑维东

郑维东 CSM媒介研究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