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电视的未来之随想

2018-03-28 10:33:00  来源:数字营销杂志2018年03期  

导读:“遇见电视的未来”,是一个很好的主题,很应景的主题,浸淫着电视人的憧憬与无奈。

       “遇见电视的未来”,一个很文艺的说法。这是不久前恰逢世界电视日的时候,国内某个论坛发起的会议主题。很好的主题,很应景的主题,浸淫着电视人的憧憬与无奈。

       想来其中包含两层不一样的意思。一个是时间轴上的,大意是说“未来已来”,所以才可能遇见啊;但不知是转角遇见,还是向前两步遇见?我更倾向认为是后者,也就是还要紧走两步才能遇见。转角遇见的话,就是要换个方向变个轨道了。所以电视人仍然要紧走两步,慢不得也不能慢。

       另外一层意思是空间轴上的,大致可以理解为“遇见不一样的自己”。也就是说还有一种电视,也称为电视,但此电视非彼电视。业界习惯上分称“传统电视”和“新电视”。其实后者的内涵依然十分模糊不清。

       从传统电视到新电视,有人称是“转型”,有人称是“变革”,有人称是“融合”。“融合”说更中庸一些,既感觉不到转型的阵痛,也可以忘记变革的沉重。所以当下流行的是“融合”。但是对于传统电视,没有转型,何谈融合?没有变革,怎能融合?

       转型与变革也有不同。转型论者认为电视的未来是“电视+”,变革论者则认为电视的未来是“互联网+”。这就牵引出融合论的一个争议:到底谁融合谁?这是个主动权的问题,也是个利益再布局的问题,涉及到派系与立场。

       内容派和技术派。内容向左,技术向右。内容派认为:没有我的牌照和内容,你就不是电视,甚至都不算是正统的媒体;技术派则认为:媒体发展从来都是技术变革的产物,无技术不媒体,何况新电视新媒体?

       其实还有用户派。用户既接入内容也享用技术。好的内容可以让用户一定程度上容忍技术的瑕疵,好的技术也可以让用户忽略一些内容上的慵懒或者无聊。但归根结底用户是更偏向内容派的,内容为王,技术为用。没有好的内容,技术只是个 短暂的新鲜。不过技术创生的内容也许是个例外:想想AI(人工智能)就不由得小激动。

       收视率是站队用户派立场的。用户怎样使用电视是收视率关注的中心。内容派 常常质疑:为什么好的节目没有高的收视率?技术派常常挑战:大数据时代我们就是要革收视率的命!

       “不忘初心”是近年的热词。收视率作为行业通用货币的初心有八个字:公正,透明,及时,准确。市场上关于收视率的声音鱼龙混杂,无论内容派技术派,只要心中有用户,从用户研究出发,凭初心而论,其实还是寻得出一脉清流,也十分必要寻溯这样的一脉清流。

       收视率之初心也是在诠释一种信用体系,一种资证体系。我们常说,收视率数据不是卖高低的,是卖信任的;也常说收视率报告不是卖成绩单毕业证,而是卖体检表健康证。

       可是当我们正在或者行将“遇见电视的未来”的时候,尽管初心依旧,但是保护信任的难度大大增加了,强身健体的标准大大提高了。这是“遇见收视率的未来”的行业之痛。

       从AI想到“区块链”。有学者认为,区块链技术被认为是继蒸汽机、电力、互联网之后,下一代颠覆性的核心技术。如果说蒸汽机释放了人们的生产力,电力解决了人们基本的生活需求,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信息传递的方式,那么区块链作为构造信任的机器,将可能彻底改变整个人类社会价值传递的方式。

       大胆猜想,小心求证。“区块链”将极可能是我们行将“遇见的收视率的未来”,也包括紧走两步“遇见的电视的未来”。

       又是一年初始,走过等待,继续冀望。

 

文/ 郑维东
Kantar Media中国区受众研究资深数据科学家

     

陈岩

分众传媒首席战略官

李三水

W创始人

闫曌

AdMast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杨正华

阳狮上海&广州首席执行官

袁 俊

顺为互动执行总裁

郑维东

郑维东 CSM媒介研究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