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网在线交谈

贝壳视频CEO刘飞:逆流而上的MCN从业者

2019.05.13 11:27:56  来源:虎啸网  

时间的嘀嗒,总能嗅出一丝风向。


就如同在移动化的社交环境中,短视频迎来了体量大爆炸,也无疑越来越成为最主流的内容形态。在竞争激烈加剧的趋势下,短视频及创作团队如何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中脱颖而出?一时间潮水退去,有的内容创业团队被拍死在了沙滩上,有的却选择了黯然离场,而刘飞则选择了逆流而上。


出圈的背后,总能看到付诸汗水的努力。刘飞,带着北方人的那股韧劲闯荡在短视频领域,用7年多的时间,从UGC到PGC,从个人IP到MCN的华丽转身,诸多经历和故事才能汇聚今天的成绩。而,他的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微信截图_20190513112813.jpg

贝壳视频CEO 刘飞

 

把握机遇,沉下心来看市场


说到刘飞,我们就要从“何仙姑夫”说起!


故事情节是这样发展的……


2011年,刘飞还是一名电视节目制作专业的大三学生,他跟很多同龄人不一样。他,有想法,不安于现状,是一个喜欢钻研,并一根筋到底的人。在刘飞的想法中,只要自己感兴趣的,哪怕是豁出去也要做好。


也就是在那一年,刘飞参加了优酷推出的互动类节目《让口水飞》,第一次用“何仙姑夫”的名字制作了一支搞笑视频。视频内容很简单,刘飞将《乡村爱情》里一些打架画面剪到一块,配上了一首比较有网感的歌。但出乎预料的是,这支视频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点击率竟然突破50万,而刘飞也因此拿到一笔属于自己劳动成果的报酬。


刘飞告诉记者,他在《让口水飞》所发布的视频连续数月占据榜首,自己也从简单的剪辑拼接,慢慢加入了个人原创,比如创意配音、创意改编等。这让刘飞尝到了作品意外走红的滋味。但是,刘飞并不是一个尝到了甜头就沾沾自喜的人。对他来说,这是一种尝试,更是一种激励,刘飞在兴奋之余沉下心来去思考未来人生要走的路。


那个时候,刘飞反问自己:“短视频能否成为一种创业方向?”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为他从事短视频领域埋下了创业的种子。毕业后,刘飞在电视台做起了小编导,不甘于每天的工作现状,他将短视频当做了业余爱好,“白天上班,晚上制作”。当然,他也会接一些小广告来补贴自己的经济来源。


2012年,相信大家还记得“杜甫很忙”的漫画和视频爆红网络,刘飞凭借敏锐的洞察力蹭了一波热点,制作《别再画了》,一度被评为“2012十大搞笑视频”之一,这也足以佐证了他的短视频创作天赋。


之后,刘飞辞掉了电视台的工作,一门心思的研究和制作短视频,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并跻身最早的“网红”行列。

 

初生牛犊,不“姑夫”这个时代


2013年,很多视频网站开始给制作者提供分成。刘飞告诉记者,那个时候视频制作者每个月也能有1万元左右的收入。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风口,以“短视频”为基础的平台模式将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思考,视频制作是不是可以当成事业来发展?


当然,初生牛犊不怕虎,刘飞凭借着敏锐的直觉和一腔热情扎进入短视频领域。他没有选择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北上广,而是从最熟悉的济南开始自己的从业生涯。从单打独斗进入团队化运作,再到2013年组建“何仙姑夫”工作室、2014年成立公司,刘飞认为自己走的每一步都是走得比较稳,也没有走过弯路。刘飞笑称:“上天很眷顾我。”


当刘飞谈到公司发展历程时,他说到:“这个社会从不缺乏高瞻远瞩的创业者,也不缺乏远大抱负的从业者。但是,每个创业者和企业都要有危机感,才能走好每一步。“何仙姑夫工作室”成立之后,主要专注于搞笑视频创作和影视穿帮节目制作。刘飞称他们是全网第一家有节目思维的UGC,也就是按照节目的生产逻辑来制作短视频,并且在微博等渠道全网分发。2015年,刘飞推出了《麦兜找穿帮》、《囧闻一箩筐》、《妹子说热剧》、《恶搞配音系列》等系列短视频,让他走上了PGC的道路。


为了更好地发展地域短视频,或者说挖掘更多地细分领域,从2017年9月开始,何仙姑夫正式发布MCN服务品牌“贝壳视频”,运用公司过去打造头部内容的经验发掘真正具有内容创作能力的优质CP,并通过全网发行及内容运营,系统地对合作CP进行孵化、培养、包装和商业化。


记者了解到,现在刘飞已经签下了超过30位CP,除了大连老湿王博文,还有嘿人李逵、CY曹雨等。

 

未来已来,“短视频+”时代来临


短视频营销已成为新趋势,而贝壳视频就是一个比较有经验且成熟的红人机构。刘飞认为,视频行业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从传统的电视媒体接受视频信息,到从优酷、土豆上获取一些网络短片、电影、电视剧的互联网时代,再到以抖音、快手、美拍为载体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视频行业有了长足的发展,也给短视频的孕育带了新的希望。


而短视频从0到1,从开始发展到成为一代网红,其成长速度不可谓不快,它究竟有什么魅力,能够吸引流量、吸引用户、吸引资本呢?在刘飞看来,这主要是源于智能终端普及和流量资费下降,为短视频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也给短视频的快速发展提供了便捷的路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推动了整个短视频衍变,从最初娱乐形式图文到如今的短视频和游戏,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时代的巨变。


刘飞更是坦言,想要做更有价值的短视频,就应该走垂直细分的路子。一般来说,泛娱乐化的东西如果不能做到最好,就很难获得更多的流量。目前,挖掘更多细分领域是短视频界新的走向,如母婴、美食旅游等,当然地域化也属于垂直细分的一个品类。但是,不管如何划分,内容永远是最硬的指标,用内容矩阵打造自有IP,是刘飞探索MCN的关键。


对于短视频未来的发展,刘飞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短视频+”。在刘飞的概念中,未来不再是被“互联网+”充斥的时代,而属于仅仅围绕“短视频+”爆发的大时代,短视频可以加入一切产业、一切行业。刘飞表示,2018年是公司升级做MCN业务两周年,贝壳视频在IP发掘、孵化及赋能方面已经形成了一套高效、独特的体系。贝壳视频希望挖掘更多的优质短视频创作者,让他们的内容更有价值,成为每个细分领域的头部创作者。这是优质内容应该获得的回报,也是贝壳视频一直的理念。


随着MCN进入本土化2.0阶段,为网络红人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而贝壳视频则将继续通过内容的塑造助力短视频红人持久健康发展 。

 

每个行业都会经历迅速成长到快速洗牌的阶段,短视频行业也如此。从风平浪静到水深火热,短视频这片汪洋大海依然神秘,所以探险者接踵而至,走在前列的刘飞和贝壳视频也丝毫不敢懈怠。


文/本刊记者 刘照龙

 

文章评论

历史评论

专家微博Talent
more >

袁 俊

虎啸传媒集团CEO兼虎啸数字商学院CEO

杨炯纬

360集团副总裁

闫曌

AdMast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陈岩

分众传媒集团 首席战略官兼首席信息官

江绍雄

艳遇中国首席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