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淘梦创始人阴超:内容、制作多向发力,网络电影的“破圈”法则

2021.07.16 11:19:40  来源:虎啸网  

文| 刘照龙


从概念诞生,到行业发展,从“网大”到“网络电影”,内容和市场被赋予了新的期待。


2014年“网络大电影”兴起,到2019年被业界更名为“网络电影”,变的不止是名字,也标志着“网络电影”已经摆脱了粗放的生长模式,逐渐向精品化转变。2020年,受疫情影响,各大影院歇业,剧组停机,观众隔离在家,但观众的观影需求依然存在。院线等实体产业面临重重危机的同时,网络电影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作为网络电影行业头部企业,在经历疫情冲击之后,淘梦已有十几部网络电影分账票房过千万,包括《大蛇2》《狙击手》《东北往事:我叫刘海柱》等。其中《狙击手》作为2020年军事类型网络电影的票房冠军,截至2020年底分账票房已超过3400万元。


基于此,我们特邀专访淘梦创始人/CEO阴超,他从内部挑战和外部环境将2020年的网络电影定义为“缓冲期”,在这个缓冲期内需要更大、更优质、更为人所知的主创阵容以及更具价值的表达逐渐在被用户看到。


淘梦创始人&CEO 阴超.jpg

淘梦创始人/CEO阴超


内容精品化、营销精细化也逐渐成为网络电影未来的发展趋势。

 

革新与重塑,网络电影正在打破“次元壁”


“精品化”是网络电影未来的发展之路,也是淘梦一直在探索的路。


正如阴超在采访中所说:“网络电影精品化是一个过程,也是拥抱未来的开始。”对淘梦来说,从《老兵》到《黄飞鸿之南北英雄》再到《爹地》,从始至终也都是精品化路线的延续。包括《斗战胜佛》,也都能看到淘梦在精品内容方向上的努力。


“不断提升自我修养和精神格局,升级作品格调和品质。创造出传世的佳作,吸纳优秀的年轻影人,满足不断进步的市场和观众。”这是中国电影家协会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在去年12月为《2019年网络电影行业报告》所写的序言中的一句,也传递出了网络电影正在打破次元壁,以“多元化”的形式塑造“精品化”的内容。谈及网络电影的市场红利,阴超表示:“2020年,是网络电影稀缺市场红利下的一次检阅与自我检阅。尤其是2021年,行业变化很大,不仅仅是在提升精品化的内容,整个网络电影行业的影响力也在逐渐提高。”


2.jpg


无论是挑战还是不足,对于淘梦来说依然在行业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回顾这些年的发展,淘梦除了呈现了多部优秀的作品,还有更多的不足与挑战。阴超从两个方面做了总结:


1.内部挑战。在越来越“内卷”的当下,网络电影也逃不开“内卷”的形态。对于淘梦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部署就是题材创新来抑制“内卷化”的社会现象。2020年,网络电影市场的发展已经完全摆脱了过往野蛮生长阶段,整体制作品质、投资体量、盈利能力都在快速提升,头部和腰部力量明显增强,网络电影正在迈入更成熟、高品质、高段位的竞争赛道。


2.外部环境。2020年,受疫情影响,院线电影开始陆续在视频平台呈现,网络电影开始迅速成长,其潜力也被更多用户重新审视。尽管网络电影仍存在“成长的烦恼”,但不可否认的是,行业具备巨大的发展空间。那么,2021年该如何延续精品佳作或者是持续吸引这批观众,也是当下的一个巨大挑战。作为真正从长视频分化演变出来的内容模式,网络电影在过去的一年时间内也有了全新的定位,这背后的拉力与推力固然是网络电影快速发展的重要助推器。阴超补充道:“网络电影经历不同的阶段,从研发生产阶段到实现经济发展阶段,网络电影的成长空间和未来的发展空间都很大。尤其是受疫情影响,越来越多的用户将视野放到了网络上,从而让我们有了更多的动力和向心力。”


逐渐被用户认识、被市场看好的网络电影,未来要打破的不仅仅是“天花板”,也有“次元壁”。阴超在采访中,将2020年的网络电影定义为“缓冲期”。在缓冲期内,网络电影更大优质的制作、更为人所知的主创阵容、更具普世价值的表达都在被大家逐渐看到。


阴超认为,网络电影的“破圈”不仅需要突破票房天花板,也要求创作者尝试多元化的表达。比如说,《东北往事:我叫刘海柱》在人物塑造上投入了更多精力,《狙击手》则选择了较为冷门的军事题材。

思辨与转型,网络电影走向精品化的“新”玩法


优质内容的背后是创作者。


2020年,网络电影“坐享”疫情红利,获得了加速蜕变的机遇。特殊的流量红利和内容品质的提升,让网络电影用户与剧影综用户实现了交叉重合,助力了网络电影进入关键时期。然而不难发现,这场红利所带来的影响并不可逆,观影形式、场景虽然改变,但对电影的热爱,审美和标准从未改变,更在逐步走高。想要促进良性发展,首先要解决的实质性问题就是内容质量和人才培养的问题。


在采访中,阴超一直强调淘梦的“工业化”布局,无论是IP开发,还是人才培养,阴超都希望将淘梦打造成集开发、制作、人才培养、后期宣发等为一体的产业链模式。阴超补充道:“作为创业型公司,只有不断的学习与创新,才具备实现工业化的可能性。”


行业的发展、市场的变化,总能给人不可预判的认知。阴超在考虑市场环境之外,更是把握了时代脉搏,积极创新,通过作品内容着重表达社会责任和人文情怀。在内容呈现上,淘梦将“科技”与“文化”相融合,以C2F(观众对生产者)的创作模式来输出内容。阴超解释:“淘梦主要是通过爬虫技术来获取各大互联网视频平台的相关数据,将上千部电影作品进行标签化处理,在多个维度对演员、题材、影片等关键词进行挖掘和数据分析,了解平台以及用户的真实需要,通过数据预判为影视筹拍提供指导意义。”


5.jpg


如何做好内容,以及可持续性内容,是淘梦一直在解决的问题。而这却离不开人才储备,阴超表示:“淘梦在2018年设立了新锐影人扶持计划,也就是淘梦星火计划,主要是聚焦和挖掘影视行业优秀的青年导演和团队,并与青影厂优秀导演大力合作,根据合作周期,以工作室、合资公司和协议合作等方式,丰富自身创作人才库的同时,助力年轻影人快速成长。”淘梦星火计划成立两年来,已经签约了青年导演18位、青年编剧4位、累计匹配网络电影30部、精品短剧3部、精品短视频2部、电影预告片2部。项目总投资过2亿元,3位青年导演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片。


多年来,淘梦对内容的精细打磨,让我们看到了网络电影行业生态的全面升级。在业务运营上,淘梦以“大中台,强模块”的模式持续为前台业务单元赋能,实现数据—行业资源对接—宣发—变现的高效运转,建立起正向循环的工业化流程,最终完成“中国故事超级IP矩阵+工业化流程制片体系”的发展布局。


从2013年做网络电影宣发开始,淘梦便跟随行业和市场的成长不停思辨与转型。在网生内容领域深耕至今,拥有了庞大的数据库和成熟的工业化制片流程与体系,淘梦占据了市场的半壁江山,旗下包括淘梦影业、淘梦银河、淘梦星火、淘梦文学等子公司,实现了全产业链的完整布局。


对于淘梦来说,人才扶持并不仅仅是为了公司的业务拓展,更多的是想通过人才孵化来完善国产电影行业的内容生产团队。阴超说到:“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很多人才很难有机会去拍电影,而网络电影给了他们机会。所以说,培养新一代创作者是我的目标,也是淘梦努力的方向。”


淘梦以“人才扶持”以及“工业化平台”思路,为网络电影行业提供全流程产业链建设,也形成了淘梦“精品化”内容制作的“护城河”。

正向与共鸣,网路电影要用心讲故事


正向与共鸣,一直是内容运营的价值观。


一直以来,网络电影给我们的标签始终摆脱不了“恶俗”的固有印象。一直凭借刺激的打斗和夸张的怪兽形象来吸引用户眼球,缺乏一定的故事性。纵观淘梦在2020年一系列的内容布局,可以明显发现淘梦正在尝试探索一种独特的网络电影内容创作思路,阴超把这种创作模式概括为“四大特性”,分别是正向性、创新性、共鸣性和收获性,希望在娱乐性之外,在小正大的创作基础上,让观众能够有所收获、有所共鸣。


对于阴超来说,希望能够用故事和人物在所有作品中做到更好的价值呈现来留住观众。当然,这不仅需要在内容上层层铺垫,也要求更为精细的制作过程。阴超表示:“网络电影无法取代院线电影,无论哪种载体,观众本质都需要一个好故事。目前的网络电影,一些内容公司为了向院线电影看齐,过度追求所谓大卡司,大投资,很少有能慢下来,沉下心来扎实为一个好故事努力,完善影片本质。最后损害的是投资人利益和市场长远的美誉度。”


淘梦可以说是一直走在网络电影阶段性发展的“潮头”,对阴超而言,他不是在追赶红利的大潮,而是“看好一个有潜力行业,伴随它去成长”,在保有行业创作初心的基础上更看重内容的背后,有一定借鉴意义。


6.jpg


谈及竞争,阴超从良性竞争和恶性竞争向我们阐述了不一样网络电影行业。他说到:“在过去野蛮生长的周期内会出现大量同质化的竞争,这就是恶性竞争。比如说,淘梦拍的军事题材类《狙击手》,大家觉得这类影片很受市场欢迎,就开始正向布局军事题材类,造成了行业的恶性竞争。”所以说,恶性竞争的存在即合理,但并不能给行业带来良性的增长。在面对恶性竞争的时候,要做的就是做更好的题材,才能保证票房和内容的可持续性增长。


而良性竞争更多的是在内容创造上,对于行业来说应该具有促进作用。阴超补充道:“良性竞争则表现在行业的原创内容上,有一些导演在会通过原创性、故事性来制作很多精良的作品,从业者们可以从中学习到他们的思路、创意,能够促进行业的发展。”很显然,无论是恶性竞争,还是良性竞争,网络电影的发展趋势都需要“用心”去讲好一个故事,能够引起用户的共鸣价值。


选题材也是一门经验。阴超对于电影题材的选择也有着自己的想法,阴超直言,在前提的内容策划上会首先考虑到全盘的运作方式及用户的需求。只有满足不同观众的需求,构建能让观众产生共鸣和共情的故事情节,才能打造更好的口碑。这个时候,可持续的内容生产便能成为现实。


而谈及如何提升网络电影的品质和口碑,阴超认为,关键在于剧本创作和讲故事的方式。现在1000万左右的成本已经是网络电影的标配了,无论是演员、特效,还是导演对审美和动作等方面的把握,网络电影在硬件上都已经实现了质的提高,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淘梦已经做到了精品化。但网络电影依旧比院线电影更难出爆款,最核心还是在于内容品质不过硬,缺乏引起观众共情、共鸣的话题和现实意义。


无论院线电影还是网络电影,对于观众来说只不过是发行渠道和播放终端不同而已,好的内容是一切影视作品的成功之基。阴超最后强调:“网络电影在经历了恶俗期、低谷期、迷茫期等一系列行业低迷的路径之后,正在快速地自我迭代和正向发展。”

文章评论

历史评论

专家微博Talent
more >

袁 俊

虎啸传媒集团CEO兼虎啸数字商学院CEO

杨炯纬

360集团副总裁

闫曌

AdMast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陈岩

分众传媒集团 首席战略官兼首席信息官

江绍雄

艳遇中国首席设计师